J禁,二次元同人文也有


本人抱著人生已苦,寫文一定要甜的,不甜得蛀牙,也一定要HE的態度寫文。所以除非真的突然標題前標明,否則也一定是HE的(握拳)

J禁: 翔潤,相二不逆不拆 (小大是大家寵的,五人才是嵐)

二次元(成分真心多): [K]伏八,尊多 [文豪]太中 [Free]遙凛 [SAO]桐亞,[進巨]利佩,[コンナ]新蘭 [FT]夏露

[翔潤/相二] The Myth (Day 1 )

食用前說明

J禁:櫻井翔X松本潤 / 相葉雅紀X二宮和也  (可能還會再有其他CP客串)

背景:軍隊

注意點

(一)

作者腦洞十分大。全是本人的腦洞,而且本人對軍隊什麼階級什麼的,是沒有什麼概念的,所以有奇怪的地方,大家就把這是一個新世界來看吧(這就是所謂作者就是創世主的道理。)

(二)

雖然是軍隊設定,但一點緊張感也沒有的。(而且還要是軍隊中,大家的日常)

明明是軍隊,但是像十年也不用出動一次的(就像校園劇,但學生上課會是重點麼。)其實是因為本人不懂寫。

(三)

文筆不是太好,請多多包容喔。其實文是用來自娛。

(四)

作者是個話癆

(五)

其實The Myth的名字當是軍隊系列吧,每一更就是一個日常的這樣



故事設定  (因為到現在還不太懂鏈接,如果開不到的麻煩通知><)




(一)

這極其也只是個流言。

菁英部隊的櫻井與松本的關係是十分惡劣的。

兩人作為不少新兵和部下們的偶像。即使還沒有加入部隊前,二人的名字已經傳入一般人的耳中。因為兩人的活躍為大野隊長減輕了不少負擔,而加入了部隊見過生人後,二人的粉絲更是增加不少。由此大家閒時也會討論這兩人。而每當大家說到他們時,都會說到──被人稱為菁英中的菁英的兩人關係差得像是水火不容般。

不過因為總部與菁英部隊的宿舍都是分開的,所以除了在新兵入營會和每月的例會上會遇到菁英部隊的人,平日他們都不怎會有交流。所以二人的關係是否真的那麼差呢,就只有二人的同期和菁英部隊的人知道了。

而作為今天正式加入了菁英部隊的新人,必須要好好弄清楚部隊裡的人際關係。

從總部的宿舍正準備把行李搬去菁英部隊宿舍(嵐舍)時,剛好遇上第二隊隊長生田斗真,新人就立刻上前問問與二人關係很好的他,到底二人的關係有多差。

「呃?潤君跟櫻井君的關係很好啊」嗯…應該不只用很好來形容吧。

「可是大家都是這樣說啊」

「你是剛選入菁英部隊的人吧。我跟你說啊,你只要問問嵐舍的人也會知道的。不過大概你下星期到他們那裡報到時,就能親自見識到二人的關係有多好了。」生田拍拍這位新人的肩。

(二)

嵐舍跟總部宿舍不同的是,前者的士兵是二人分享一個房間,而後者的士兵則是四人一個房間。而且也有只屬於嵐舍的食堂,運氣好還能嚐到松本桑的手藝。

不過看起來今天應該沒有機會了。

松本潤病了這件事,由嵐舍傳開到總部都不用半天的時間。

當然是因為生田斗真的功勞。

本想著向大野隊長報到後,就去慰問一下松本桑。但看來可以不用那麼麻煩了。

敲敲隊長專屬的房間,獲得回應後,便打開門。大野隊長是當然的,但松本桑…怎麼連櫻井桑,二宮桑還有相葉桑都在啊。他們五人不是分別有自己的房間麼?難道五人是在開什麼會議被自己打斷了!?

「那個…對不起,我不知道大家在開會議。我是…」新人君的道歉還沒到一半,就被櫻井截斷了。

「啊,你是今天進來的新人對吧。沒事的,我們沒在開什麼會議…」突然想到什麼好主意的櫻井再說「啊,你今天才到嵐舍的吧,智君現在會帶你去走一下這個嵐舍,然後也會跟你說一下我們這邊要注意的事項。對對,nino你就幫忙向其他人介紹一下新人君吧。相葉君,你就好好協助nino吧。以上,我會好好照顧潤的,大家解散吧。」

一氣呵成的,不禁令人說一句「果然是櫻井桑啊」

而且工作都分配好了,不愧是菁英部隊平日的司令啊。不對不對,怎麼櫻井桑的語氣和表情好像有種終於找到機會把人趕走的感覺。

                                                 

「不好意思呢,平日新人的事都是由小潤一人負責的,但現在他不太方便呢。」把三人都趕出門外後,櫻井一手推著門,一手按著門邊,滿面笑容的說著

「啊,其實不用麻煩隊長他們…」

「不行不行,新人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我們都要好好的解釋清楚。不然小潤會不放心的。」櫻井的語氣與姿勢都明顯宣告著不希望讓其他人看到和進入房內

「啊…那…麻煩櫻井桑替我向松本桑問好了。」既然櫻井都說到如此,都不太好再推託。

「翔桑…」房內傳出微弱的聲音

稍微轉個頭望向房內的人,櫻井也趕快的跟新人說了句「好」就把門關掉了。

透過這事。新人像是明白了一件事

櫻井桑與松本桑感情一定很好,不然櫻井不會那麼照顧松本桑的吧。


(三)

「那可是我房間哩…翔君就這樣把我趕出去…相葉醬,你說他是不是很過份」

呃…大野前輩不是應該很有氣場的嗎?他在總部時都是這樣聽說的。怎麼現在都軟得好像會被人欺負的樣子?

「松潤還沒完全痊癒,我覺得我們不能就只放翔醬一人照顧他!」這樣說著的相葉還握著大野的手,有準備拉人回去的衝動。

「那個…櫻井果然與松本桑的感情很好呢」新人君終於把自己一直的疑問解決了

「好得我都要希望他們兩人感情不要那麼好。」二宮由心的說話


(四)

大野休息室內

「翔桑…」

「來了來了」與前一秒的姿態完全不同,櫻井終於像取得葵瓜子的倉鼠的樂著

「nino他們只是在關心我,你不用趕人趕得那麼明顯吧。」

被卷了不知多少層棉被的松本半躺在不屬於自己的沙發上說著

「啊啊,小潤不用起來啊,好好躺著就可以啊」櫻井急忙的衝向松本那邊,忙著替松本蓋好棉被。

「我說你們都太緊張了吧,我只是小感冒啊!」被當作小朋友看待的松本終於忍不了坐起來說

「可是到了年末你就很容易發燒啊。現在雖然是小感冒,但不好好休息,小感冒會變成大病啊」大眼睛閃啊閃的

「就算是,你都不用趕人吧。而且這房間是隊長的」知道不論說什麼,櫻井都不會有放過照顧自己的打算,松本倒也順著櫻井的話

「所以我今早就叫你不用來這裡吧。說什麼新人的事還是要自己處理嘛,這些事交給智君他們就可以了啊」害得自己今天要和二宮和也這個弟控上演了松本潤爭奪戰

「大家本來也有大家的事情要處理,而且這事本就說好由我負責的。只是小感冒而已就不應該麻煩其他人」

「明明就不麻煩」摟過松本的肩,櫻井坐在松本的身旁「小潤啊,也要好好學會倚靠別人啊。你要知道大家是多麼想幫你減輕負擔,特別是我。」話說完後,櫻井把頭都靠在松本的肩

「你喔,不可讓其他人看到你這樣子喔。不然你想保持的能幹形象就會被毀。」

「我認為我還是很能幹啊」櫻井勾起了邪魅的笑容

「櫻井翔」太熟悉對方性格的松本只是白眼了一下

「放心吧,某種角度而言的能幹就只有小潤可以看到」這樣說著的櫻井也只是扶起準備起來的松本

「知道了知道了,那如此能幹的櫻井桑,你能扶我回我們的房間麼」沒好氣的松本只能如此回答

「小潤好過份啊,明知道我不會在你生病時對你做什麼你還這樣說」櫻井還真配合說的話,裝了一個要哭的表情

「我當然是知道才會這樣說啊。」松本得意的笑著

 因為知道你寵我寵得拿我沒辦法啊

屬於大野隊長的房門再一次被關上。

今天的嵐舍也是愉快的一天啊



(Day 1 完)



有關謠言的真相



「啊…又來了…」 

處於總部的會議室,大家是為了討論新的防衛隊形分佈而聚於這裡。

由於是次會議是每月的例會,所以菁英部隊的人也會齊集在這。

剛剛那一句嘆息正是出自於他們,而他們嘆息不是為了別,而是…

「所以說這個方案不能完全發揮各人的實力,我認為這個方案應稍微配合士兵們的優點去計劃」

「可是對方也能掌握到我方士兵的優劣勢,我認為應計劃一個敵方意想不到的方案才是最盡善的。」

櫻井與松本各有道理,身為司令指揮的櫻井一直是負責訓練各士兵且從訓練時留意到士兵各自的長處從而安排他們到能夠發揮自己的位置。

松本則是負責策劃方案。因為他總能理用敵方從不在意的細微點作為自己可利用。也因這一點,他軍也不敢輕易對我國動兵,就怕松本會反利用他們。

如此厲害的兩人,也會因各自的執著就產生一些爭辯。

「明明平日就是不秀恩愛就不心安的兩人,一到與工作有關的事就不會妥協呢。」與大野並排的生田忍不了說一句

「沒辦法啊,兩人都是對自己的職位很盡責嘛」作為隊長的大野只是很欣慰的看著二人說

「nino怎麼辦,他們二人不討論到其中一方認為合理為止都會繼續爭論下去。那我們的午餐不就又要延後嗎QAQ」

「你什麼時候變成了櫻井翔那個吃貨的。放心吧,takki會處理的了。」

當不少平日只在總部討論過二人的士兵心裡又響起「啊,果然兩人的關係不太好」的時候,瀧澤清一清喉嚨「我明白你二人都各有道理。不如這樣吧,你們就先嘗試一下對方的工作試試看?」

「はぁ?」二人同聲

最後因不得不聽從軍隊最高指揮官的命令,二人的爭論也就此完結。啊,伴隨著其他人的誤解呢。





===============================

其實Day 1 是因為我經常有種,不太認識翔潤的會認為他們不太熟(當然是之前啦),但二人的親友(包括版主和副版主)的證言又表示二人私下其實非常熟悉(大家明白的) 

所以就有了這DAY 1

而暫時的大綱,故事大概會繼續有二人日常的傻白甜。

二人正式在一起之前 (所謂的前傳?)

大概會是這樣

如果大家有梗提供的話,可能會更的更快!?<<(滾

(亂入一下,我都不知為何我總愛那麼晚了才更文QAQ)


评论
热度(4)

© Ching_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