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二次元同人文也有


本人抱著人生已苦,寫文一定要甜的,不甜得蛀牙,也一定要HE的態度寫文。所以除非真的突然標題前標明,否則也一定是HE的(握拳)

J禁: 翔潤,相二不逆不拆 (小大是大家寵的,五人才是嵐)

二次元(成分真心多): [K]伏八,尊多 [文豪]太中 [Free]遙凛 [SAO]桐亞,[進巨]利佩,[コンナ]新蘭 [FT]夏露

[伏八/尊多] 有關伏見猿比古是個怎樣的人的一個調查 (2)

受訪者二     草薙出雲

 

 

「腦袋很好使的人啊」在燈光不太明亮的酒吧下,草薙出雲一邊抹著玻璃杯一邊說著「雖然說話不饒人這一點雖然改善,但是觀察力高,想法能比一般人想早一步,看事也看得很通透,老實說就這幾點,我到現在也挺希望伏見君當吠舞羅二把手啊。」

 

「不過就是對小八田太執著,導致與小八田相關的事就看不清啊。」說到這草薙不禁嘆氣

 

「要知道每次Scepter4 來到HOMRA時,總會有不少用具,甚至是吧桌都會出現破損啊。那些都是錢啊!!」要不是面前這張吧檯是自己最珍惜的,大概早已被翻了吧。「不過幸好,那傢伙也曉得在每次巡邏後會自動自覺的,不用我出口也會把賠償叫其他隊員交給我。」

 

「你問為什麼他會這麼自動自覺?」草薙有點驚訝「如果不是伏見君賠償的,難道你要小八田一天打四份工還不能睡覺麼?伏見君才不捨得。」

 

「嘛,偶爾他與小八田在打(打)鬥(情)吵(罵)鬧(佾)中遇到什麼突發工作而忘了賠償的,世理也會「提醒」一下他的,所以伏見君從沒有欠HOMRA錢喔。這點也是值得讚賞啦。」

 

到底Scepter 4 與吠舞羅的關係是怎樣的…

 

 

 

BAR HOMRA的下午基本每一天都是十分熱鬧的。

 

由於一般BAR的客人都是晚上才光臨,草薙在下午都會讓著成員在吧內自由活動的。

 

「八田桑,真的很不對勁啊!」在八田於HOMRA中徘徊了第11724圈,吠舞羅的大家終於忍不住說

 

「沒辦法啊,從半個小時前Scepter4的人把倒下的伏見桑帶走後,他就是這樣了」

 

「聽說是因為連續一星期不眠不休造成的?」

 

因為鐮本的說話而突然停下踱步的八田,不到兩秒後又加快了踱步的步速

 

「鐮本,不要再說了,小八田都快要擔心死了」把新送到的酒放到架上,草薙說著

 

「誰會擔心那個臭猴子啦!!!」  「砰!」  如此說著的八田就帥氣的摔在地上

 

 

「美咲,很擔心猿比古的事吧」喝著草薙特別調製的果汁,安娜說穿了八田的心聲。 「連剛剛多多良把尊的相貼在美咲的臉上,美咲也沒有停下來。」

 

「就是啊,平日的話,小八田會很興奮的啊!」小束坐在安娜的旁邊。「我都已經把King的睡顏照貼在你面前哩」

 

 

「你到底是什麼時候拍下的…」這是大家的心聲。

 

 

不過也不能怪八田的,不竟當八田一打開HORMA的門時,就看到用手按著牆的伏見。正常開口時,伏見的身體就向八田的方向倒。還沒把倒下的伏見接好,Scepter 4的人就衝前來把他帶走。啊,隊伍最後的秋山還在走前對八田說了「不好意思啊,我們都告訴了伏見桑好好休乘了才過來,但他都不聽了。明明都一星期沒睡過了。」整個過程都不用三十秒。

 

 

 

「啊!!!我果然還是去青服他們那邊了!!!猴子生病時都不會好好休息也不會好好!!藥也不會好好的吃!」然後就滑著滑板走了。

 

 

「草薙桑,你在做什麼?」

 

「我在檢查被小八田滑板撞開的門有沒有損壞啊。」

 

「那看來猴君的銀包有危險喔」如此說著的十束笑容依然不變

「公務員的薪金可不少啊」

 

「我都快要覺得猴君去Scepter4單單是為了幫小八田為債喔」

 

「誰知道呢」

 

把這一切看著的周防只是搖搖頭,然後就把頭靠在十束的肩上再次閉上眼「你們不要太過份啊。」

 

「是是是」聽著十束的說話,周防決定不去理會到底這兩人的玩意。

 

 

 

八田憑著衝動走到Scepter4的宿舍來。但真的來到了,八田又在煩惱如何走進去。

 

「總不可能真的說出是擔心猿比古的吧。」

 

當八田還在苦惱要用什麼藉口的時候,就撞到了剛鍛鍊完的淡島。

 

「這不是吠舞羅的八田嗎?你來就好了。雖然這種事由我說出口不太好,但伏見君完全都不接受我們Scepter 4的照顧,這樣他的身體恐怕休息一星期都不會好起來。你來了,就剛好可以照顧他。」

 

八田正想回答「誰要照顧那個臭猴子啦!!」的時候,淡島緩緩的再開口「伏見啊,都虛弱得我把紅豆泥送進他口,他都推不掉啊。而且開口就要說吃誰人的炒飯啊」

 

這女人…..果然不論什麼時候也知道如何令八田收起火氣啊。啊!!不對!!這女人都給猴子吃了什麼啊!!

 

 

本著是病人欣賞自己的炒飯,八田便愉快的去尋找伏見猿比古的部屋。

 

然後就很愉快的,迷路了。

 

 

「青組的地方為什麼會這大啊!!!」

 

 

走了快半小時的八田沉不住氣的,決定每一間房間都打開看看吧!

 

 

所以理千所當然的,打開第一扇門時,看到的不會是自己要找的人。

 

嘛,不過即使如此,這室的人也不用那麼惶恐的看著自己吧。

 

哎呢?青色的寮都只得一張床嗎?為什麼要秋山跟弁財都要睡在同一張床?

 

「啊,打擾了。」

 

雖然平日見面時都很討厭青組的人,但畢竟現在是自己打擾別人的休息時間,八田還是會好好的道歉。

 

(八田醬…你真的覺得你只是打擾了人家的休息麼…你看見兩人在同一床上時,你不覺得你曾經跟伏見君也有同一的狀況麼…你們當時好像不是那麼單純的只有睡覺喔)

 

 

好好的把門關好後,八田才發覺不對勁。他們是上下床的呃。

 

 

學聰明了的八田決定敲門進去,結果在敲門前就被人叫停了

 

「這不是吠舞羅的八田鴉嗎」啊,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青王。「伏見君的話,他在五號室喔」

 

「我哪知道五號室在哪!!!啊!!不對!!為什麼大家都知道我在找猴子的!!!」

 

 

宗像禮司深深體會到為什麼他們的NO.3會說面前的人是個笨蛋了。

 

「八田君。」臉上的表情與平日無誤「我想你大概按著門旁的門牌看,就會看到寫著五號室的牌子,下面會寫了伏見君的名字。那,祝你好運了。」

 

 

所以真的不能怪八田那麼討厭青組的Top 3的…

 

 

順著門牌終於找到了一個人一室的伏君的部屋

 

 

敲一敲門,不等對方的回應便打開門「猴子,你在的吧。」

 

沒有回應…

 

「猴子?」完全沒有猶豫的,進門那刻開始就直接走向上下床的上床找人

 

果然

 

「喂,猴子。」

 

床上的人只是依舊的睡著,只是表情透露出他的睡得不太好。明顯是在發惡夢。八田不是第一次見他發惡夢,自從兩人加入了吠舞羅後,伏見便經常發惡夢。這個時候八田都會爬到上床去,不管當事人是否聽得到的說「我在這裡啊」。而當事人儉是回應般的,總會準確的找到八田的位置並把他拉入懷中。

 

就像現在一樣

 

而是真的睡著了還是已經醒來這個問題,八田當然是不會想到的。

 

 

 

什麼?最後他們二人怎樣了?

 

啊~據青雲寮的天使們目擊所指

 

翌日八田美咲離開時,啊,不對,逃離青雲寮時,是衣衫不整的。

 

「而且八田君披著的那件衣服還是伏見桑的襯衣喔。」名為道明寺的小天使十分親切的補充。

 

(受訪者二 ‧ 完)


其實是為了滿足個人的妄想 : 男友襯衣 / 毫無準備下被人擁入懷中



评论
热度(24)

© Ching_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