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二次元同人文也有


本人抱著人生已苦,寫文一定要甜的,不甜得蛀牙,也一定要HE的態度寫文。所以除非真的突然標題前標明,否則也一定是HE的(握拳)

J禁: 翔潤,相二不逆不拆 (小大是大家寵的,五人才是嵐)

二次元(成分真心多): [K]伏八,尊多 [文豪]太中 [Free]遙凛 [SAO]桐亞,[進巨]利佩,[コンナ]新蘭 [FT]夏露

[翔潤/相二] 会いたくて

當時因為很愛西野カナ的 会いたくて,所以就選擇了這歌來寫文

不過說起來,那時翔潤兩人還處於不能直視對方的病(你才有病)的時期。現在都醫好了= ̄ω ̄=

[翔潤/相二] 会いたくて

 

一.


「或者可能你是不明顯的,可能我察覺的原因,只是因為自己也在做同一件事,看著你就等於看著自己,所以,太清楚了」

跟二宮說的時候,松本的眼神有著自己看不到的無奈

二.

曾經因為太過勇敢追求愛而令自己受滿傷痕,現在的自己,只是向前踏出一步的勇氣也沒有
以為可以把愛著櫻井翔的心情藏在最內心的箱裡鎖著,可是原來,一直也鎖不著

三.

比起二宮知道自己喜歡櫻井,松本的驚訝是在二宮說穿了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事實...

「潤君...喜歡的人是翔君吧」
「嗯」
「潤君喜歡到....已經下意識的逃避翔君的任何親近了吧」

停頓了準備喝咖啡的手

原來已經害怕到這個程度了...害怕到連身體也開始抗拒櫻井的一切靠近,就怕自己會再沉迷於櫻井的溫柔上



四.

看著相葉習慣的「翔ちゃん,翔ちゃん」的叫
其實松本內心並非如內心般冷靜,所以選擇把雜誌豎起來看,然後閉上眼,是否可以裝作感受不到自己以外的世界

而當情緒高漲的相葉拉著櫻井離開樂屋時,松本放下手上根本不是用來看的雜誌,松本肯定他看到二宮眼中的淚光

「ニノ,你哭了麼?」當大野這樣問的時候,松本也猜到二宮的答案絕對是否認,只是沒想過,二宮竟然會

「叫我カズ, 我沒有哭,只是眼睛開始累了」

身心也早已支撐不住了吧,二宮還可以靠著大野說自己沒哭
可是松本不允許自己崩潰,驕傲的性格不允許自己服輸,可是,早已連心也輸給那個人了吧

離開樂屋,松本決定到洗手間用水讓自己清醒一下,看著鏡中的自己,有點糟...雙眼紅紅的





五.

VS嵐收錄完畢,回到樂屋等候staff說明天的流程

「リーダー今天去釣魚麼」看著大野細心的在清潔魚竿,大概是想著待會去釣魚吧
「嗯,難得今天只需錄VS嘛」連聲音也帶著高興的語調,透露出大野對今天釣魚的期待
大野的笑容感染到松本也高興起來「不如今天我陪你去釣魚?我也想感染一下那滿足感」
「好啊!我今天一定會教潤君釣魚的!!!」換上平日溫柔的笑容,現在的笑容是比孩子更可愛的純真笑容「痛い」
「沒事吧!!!」
因為太過興奮,導致正把魚竿收回時被魚餌刺到,修長的手指被刺了個小小的傷口,只是也足夠讓血流出來
松本急急的從自己包包裡取出隨身攜帶的藥箱,先為大野消毒
小心翼翼的用藥水塗在傷口上,大野的眉顯得更八字了
不是因為藥水刺激到傷口,大野左看看右看看的果然看到充滿殺氣的目光

「其實不用的了....傷口又不是很嚴重..嗯...先放開我的手啦」對上大野的眼,松本認真的說「傷口不好好處理會嚴重下去的」
而大野只是一臉我很難做的樣子

然後松本突然感到自己身後有一陣怒氣

六.

被櫻井拉出去的時候,松本是比樂屋內任何一個人更驚訝的
驚訝在為什麼一言不發的拉他出去,驚訝在櫻井為什麼要單獨拉他出去,驚訝在被稱為嵐中的好好先生的櫻井竟然會生氣得像猛獸般拉著他

「痛い...」痛得令松本不禁小聲的說了一句

「啪!」

一聲不響的把松本推到牆上「松本潤你就那麼喜歡大野智麼,他只是教你釣魚,你就笑得那麼可愛,只是被魚餌割傷手指你就有必要那麼緊張嗎」把松本困在自己兩手間,松本貼在牆上,松本完全沒有逃脫的空間

「你現在在說什麼啊」貨真價實的疑惑著,松本不滿的看著櫻井

不滿這樣近的距離.....

「你哭過了」由剛才暴戾的眼神轉成到擔心的眼神,不帶疑問,櫻井根本就不讓松本有否認的機會

「只是戴隱形眼鏡弄紅了,我為什麼要哭,翔君,你放開我,我們還要回樂屋的」

「隱形眼鏡會戴得你眼也腫了,松本潤,你說謊技巧還真低」

明明就在洗手間裡掩飾得很好,連拍攝時也沒拍到.....他怎麼會...

「昨天睡得不好而已...夠了櫻井翔,你是我的誰,問那麼清楚做什麼」用全身力氣去推開櫻井,櫻井也因松本哭過的事態度鬆軟了

留下緊緊咬著下唇的櫻井,松本逃離似的離開了被櫻井困過的地方

對,自己又不是他的誰.......

七.



「会いたくて 会いたくて 震える                                                想見你 想見你 身體顫抖著
君想うほど遠く感じて                                                              越是想念你 感覺距離越遠
もう一度二人戻れたら…                                                          若是兩人能再回到以前的話...
届かない想い my heartand feelings                                          無法傳達給你的想念 my heartand feelings
                                                                                               
                                                                                                            -西野カナ-会いたくて 会いたくて」
                                                                                                                                                             

拉松本出來的動作,其實身比心更快做了決定
不為什麼原因,只是已經接受不了松本對大野那細心有如戀人的行動,明明那些曾經只對櫻井的溫柔,關心,現在也流轉在大野身上
明明以前就說過,怎樣也不會把自己讓給人,明明以前就說過愛的就只有自己....
為什麼就回不了以往的關係
即使沒有說出請一起交往,但兩人仍是過得如情侶般的生活
那,為什麼會在他準備跟松本告白的那一天,就是松本開始遠離他的第一天


「会いたいって願っても会えない                                              許願想見你卻見不到你
強く想うほど辛くなって                    強烈的思念非常痛苦
もう一度聞かせて嘘でも                                                          讓我再聽一次謊言也好                                                                    
あの日のように“好きだよ”って…                                              就像是那天的"我喜歡你"...
                                
                                                                                                                  -西野カナ-会いたくて 会いたくて」

問櫻井到底他是自己的誰時,不只是為了讓櫻井沒話說..更想的,是知道答案
不想去理解櫻井為何緊張自己跟大野的關係,只是的確在被他說的時候,自己是有這樣的幻想過,他是在緊張自己吧
可是如果那麼緊張自己,又為什麼他的溫柔,也只放在相葉身上
並不是妒忌相葉,只是怨恨自己為什麼又對這些不實際的事煩惱
明明就從當日櫻井說「不太喜歡人整天也黏著他,覺得很討厭」的時候決定了,不再倚靠櫻井的人,不再留戀他的溫柔
只是,自己還會不經意的想起過往跟櫻井的甜蜜
盡管明知那時櫻井對自己說最喜歡的只是小潤是小孩跟小孩間的玩笑
而已,還留戀那時的松本,是否過於不成熟呢

所以說,當天那句話,是在反射自己的,不然為什麼相葉整天黏著他,他還是不介意的樣子


八.

正準備打開樂屋的門時,松本不經意聽到樂屋內的對話

「我...我也很喜歡カズ的...心も痛いほど好き」

這聲音....應該是相葉ちゃん!?

「我...我之前誤會了カズ...因為..因為你跟リーダー好像整天也在一起...我...我不知怎樣做才好...我以前一直認為因為カズ和我一起的時間太久,沒有跟其他人相處所以才會喜歡我...所以才慢慢走遠カズ...之後又見カズ你跟リーダー走得那麼近..我以為...我以為...」

由驚訝轉到安心,看來由今天開始,應該再不會看到一直假裝堅強的二宮,那麼樂屋應該留回給兩人好好相處的了
體貼的把樂屋門前的牌換為不要打擾

轉身,就看到有人從轉角位急急的走了,應該是趕場的staff吧
不太為意的松本就準備去找應該也離開了樂屋的大野

「咦?松本桑你還那麼慢條斯理?你們現在不是很趕場麼?」聽到有人叫自己,是跟松本比較熟的staff
「不,剛剛已經收錄完畢了,還準備走的,為什麼這樣說?」
「沒什麼..剛剛看到櫻井桑急奔回廠裡,還以為你們很趕時間呢,始終你們是大忙人嘛」staff笑笑的說「大概是櫻井桑趕著回家所以才那麼趕吧,那麼收錄完好好的休息吧,我也要去準備下一場的了」
「嗯,那麼明天再見吧」

剛剛在轉角位急著走的人是翔君?

急著逃離是因為看到自己嗎?苦笑,櫻井君...我就那麼討你厭麼..............

九.

就算不知應怎樣面對櫻井,松本還是去到廠裡
首先不意外的看到正跟經理人對話的櫻井,別個頭,就看到站著看staff們佈置中的大野
走近過去

「啊,潤君也來了,那麼應該是看到相葉ちゃん跟ニノ的告白了吧」
「呃?相葉ちゃん告白的時候リーダー也在?」那他是在相葉ちゃん告白中途離開的?
「不,在告白前就走了,我不是個KY的人,更何況,你們四人的情況我也知道一清二楚喔」笑得一臉可愛的,但卻說著高深的說話

所以說,大野他人是一直也清楚,相葉ちゃん跟ニノ是相愛的,但一直也沒說出來?
而...他也知道自己是喜歡翔君的事!?

「怎麼你跟ニノ的反應也一樣的啦,潤君就認為我真的只會睡的人麼...好吧..我真的很想睡啦...嘛嘛,其他的事不要理會先,潤君不是答應了我今天去釣魚的麼」
舉起魚竿,大野笑得真心的說

十.

本來約大野去釣魚,是真的想享受大野平時享受的滿足感,可是現在的松本不知怎樣跟大野對話
問他為什麼知道自己的事麼,可是又怕影響自己心情

「潤君不好好留意大海,不會釣到魚的啦」就被大野的說話從自己的思想中抽出來
「吶,潤君~~~」軟軟的聲音,也難怪大家認為大野不是個快要三十歲的人

「我也知道潤君在煩惱翔君的事喔...可是啦~~~人家也沒了個ニノ啦,就讓潤君陪多我一會嘛~~」
「怎麼今天的リーダー整天也叫我潤君?」
「因為嘛~~~呵呵~~跟你想的事有關的啦」笑得一臉神秘
「不過潤君我跟你說喔,真的不要在用關心的眼神看著其他人啦,害我今天被怒視了很多次啦」
大野說的,應該是在樂屋裡的事吧

「要知道喔,翔君本來就得不到潤君的關心嘛,還要看著你關心其他人嘛,心情不爽我也明的啦,叫你潤君,也是想讓翔君呷醋,然後你兩人知道對方的心嘛~」

「潤君有沒有想過,其實很多情侶總會有誤會的,你啊,不就誤會了當初翔君說的話才認為他討厭你麼,明明兩人也那麼喜歡對方的」
「リーダー你怎麼知...」
「因為我之前就聽到你跟ニノ的對話嘛....」對手指的大野「人家又不是故意偷聽的...」
「不...我不是怪你...而且」仰頭看著天空「其實已經決定要放棄了,把對他的感情遺忘,所以,即使你現在知道也沒關係的了」
淡淡的笑著「其實啊,那天,翔君是準備跟你表白的喔,吶,翔君」把魚餌放出去,大野也繼續釣魚

「呃?」

十一.

一個沒有可能出現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你會怎樣?

而當大野一邊釣魚時,還可以平靜的叫翔君時,不論是身旁的松本,還是認為自己躲得很好的櫻井,也很驚訝

櫻井驚訝的是為什麼大野會知道他的存在,而松本,不只驚訝於櫻井的存在聽到他們的說話...更驚訝的是,以前櫻井準備跟他表白的事情

十二.

如果說到自己準備跟小潤表白的那一天,自己到底說了什麼讓小潤誤會,櫻井完全沒有頭緒
不過聽著剛到剛才大野跟松本的對話,其實小潤對自己也是有意思的?
所以這次,大野是故意讓他們兩人和解的?

「吶..智君..到底...」

「嘛~我所知道我,也只是從你們的對話中聽回來,其實事情到底是怎樣,最清楚的,還是你們吧」
背向他們,而看著大海釣魚的大野,讓櫻井突然覺得其實大野是不是從天上派來什麼也知道的老爺爺...
嘛~總不能怪他這樣想,誰叫現在的大野就像個爺爺的在船上釣著魚...而且又說著大家也不明白的說話

「翔君....那時..你想跟我表白?」把頭低到不行的松本說著
「那個呢,小潤,到底那天...我說了什麼?」
「翔君...你最討厭的,是整天黏著你的人吧」
「呃?」他有說過這番話麼?
「那天,翔君跟我們說的」
「啊!」就是那天被記者們跟蹤得煩厭的那一天吧!「小潤你不會以為我在說你吧?」要是這樣的話,那麼櫻井真的要對天叫苦,他這幾年跟小潤不就白白浪費了本來應該是甜蜜的日子
「不是麼」果然.....

十三.

看到松本透著淚光的眼,櫻井其實是有一點無奈的,就因為就一個小誤會,就害得櫻井告白不成,還跟松本白白浪費了幾年本應是可以過情人生活的時間

「小潤啊...你真的是誤會了」櫻井嘆氣
「那天,我是準備跟你表白的,準備去買戒指嘛,雖然不是求婚什麼的,但總覺得要買的嘛」
不意外見到松本驚訝的睜大眼睛
「之後啦,就被記者撞到,小潤也知啊,買戒指這些事,不同其他緋聞,要是傳要結婚的,是很糟糕的事吧,所以我一直在避開那記者,最後才能成功的買到,回到樂屋,我說黏人的是那記者」

「所以....我是誤會了?」罕見松本臉紅
「對喔,所以....小潤準備怎樣彌補這段本應是甜蜜的時間」

「誰...誰要跟你甜蜜...我...」
「剛剛智君不是說了麼...明明兩人也那麼喜歡對方,所以,我跟小潤是相愛的喔~~~」話中透出樂意
「誰跟你相愛啦!!!」被說穿了的松本,走到船艙想避開櫻井

櫻井突然覺得,其實偶爾去逗松本,或者可能會令自己的生活快樂

十四.

臌著臉,松本兩腳也縮到身前,看著這樣的場景,不難怪櫻井會把面前的人跟以前那包子臉的松本的影像配上了

「嘛~小潤啦~~~」

「誰讓你叫我小潤的~~松潤,松潤!!」

「不要再害羞了啦`~~好啦好啦~~小潤不喜歡我的,好不好」

「這是事實」別個臉的回答櫻井

「對喔,所以小潤是愛我的!」笑得一臉倉鼠

「櫻井翔,你很厚臉皮哩」

「小潤啊,如果當年的我,像現在那麼厚臉皮就好,不是麼,要是這樣,我們就不會有誤會的了...」

「小翔那時為什麼不問我為什麼會逃避你?」

「因為嘛~就覺得小潤會不會喜歡上別的人呢,要知那時的小潤多麼受歡迎」

「我現在就不受歡迎了麼」怒視

「不是啦,只是如果小潤真的喜歡了別的人,我問了的,不就確確實實的我已經沒有機會了麼」
走上前抱著把自己縮得越來越小的松本

「所以像現在這樣可以抱著小潤啊,以前一直也是我的夢來」

「你以前也抱不少的哩」

「可是以戀人的身份,現在是第一次」

「我沒有答應你的哩」

「那麼,松本潤桑,你願意一輩子也跟隨櫻井翔桑麼」裝著神父的樣子

令松本笑了一笑









「我願意」







十五.

看著蔚藍的天空,果然今天來釣魚的決定是沒錯呢

大野如此想著

雖然今天開始末子兩人可能已經無需要再依賴自己.....

嗚嘩~~~我果然不要那麼好人啊~~~~~~~



淚~


十六.(其實就為了解釋大家心中的疑惑..為什麼少爺看到樂屋前的小潤要急著走的問題....)

「吶,那天你為什麼要急著跑回廠,又明明不是趕場.....」

「那天?那天是什麼時候?」

「就那天啦....嗯...告白那天...」頭低得不能在低下去

「啊啊...因為你那天問我到底我是你的誰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就..不知怎麼樣面對你嘛....不過如果現在小潤問我的,我絕對會回答是你家先生,再沒有人可以搶走你的」(握拳)

「你不是連飯們的醋也要呷吧...」白眼ing

「不只是飯!!!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那個小栗旬絕對是看上你很久了!!!」

「人家喜歡女的- -」

「還有生田斗真!!」

「我想我在斗真心中沒有山P的帥...」

「還有ニノ....」不死心

「人家現在在相葉家滾床單你要不要我陪你去捉姦!!!」

「還有智君!!!」這幾乎是吼的

「人家也跟ニノ去SK組合不跟我JS的...你擔心個P,要是擔心也是相葉家那位擔心....」

「我不管!!!就很多人也想從我身邊搶走你我就不能坐視不理!!!」

其實呢,翔,很想跟你說沒人能動搖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就如我們兩個從沒動搖過對對方的愛....

不過呢,誰叫你愛上的是那麼不坦率的我,所以我才不要告訴你
(完)

 

评论
热度(38)

© Ching_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