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二次元同人文也有


本人抱著人生已苦,寫文一定要甜的,不甜得蛀牙,也一定要HE的態度寫文。所以除非真的突然標題前標明,否則也一定是HE的(握拳)

J禁: 翔潤,相二不逆不拆 (小大是大家寵的,五人才是嵐)

二次元(成分真心多): [K]伏八,尊多 [文豪]太中 [Free]遙凛 [SAO]桐亞,[進巨]利佩,[コンナ]新蘭 [FT]夏露

[相二/翔潤] 心も痛いほど好き

舊文

翔潤篇是 会いたくて
因為真的不懂如何弄連鍵,大家先在簡介裡找(文也不多)我再看看如何弄🙈

[相二/翔潤]  心も痛いほど好き

 

一.

二宮和也對相葉雅紀那點心思,基本是隱藏得很明顯
把相葉當作是和其他團員沒分別的,只是特別愛跟他吐糟
總在相葉要走去接近其他人的時候,主動拖大叔來love love`就怕即使是世界級演員的自己也會不小心被眼神出賣
不過演技終是演技,就像謊言的,總會被人察覺
幸好察覺的只是跟自己同年,卻又跟自己一樣喜歡收起自己的松本,而不是一直拼命不讓他知道的人

二.

「或者可能你是不明顯的,可能我察覺的原因,只是因為自己也在做同一件事,看著你就等於看著自己,所以,太清楚了」

這是松本那天在樂屋跟他說的話,到現在,二宮還記得,連帶松本臉上那苦笑

三.

學著松本一樣的留意著,不是因為不忿被松本看穿了自己對相葉的感情,只是單純想知道是誰能令一直意氣風發的松本帶著那無奈的笑容
二宮想,或者所謂的意氣風發,只是跟自己一樣,單單為了掩蓋自己最內心的一部分
所以,原來演技派,是這麼一回事啊....

四.
其實不用太留意,只要稍稍觀察,再思考那天松本說的話,也能猜到大概
確定的,一定是團內成員,因為是跟自己一樣
不會是大野,因為松本說過只要有リーダー存在的地方,就會覺得很安心
也不會是自己,因為松本也說過,自己是和他像鏡子的存在,總不可能自己喜歡自己的吧
相葉也是沒可能的,不然松本不可能還跟他說
那麼,剩下的,就只有松本連潛意識也在逃避著的櫻井翔


五.

跟松本說起,他也只是先是停頓了準備喝咖啡的手,說
「原來已經到了這地步了....」
詳細的,其實還不清楚,但小潤說了,Jr.時,還可以不顧時間地點,只要見到櫻井就蹭過去,剛出道時只是內歛了一點,可是見到櫻井還是翔君翔君的叫
只是不知何時開始櫻井隨意說起其實不太喜歡人整天也黏著他,覺得很討厭,其實也不知是否指松本的,只是松本的確在那天起改變了
由不論什麼地方,只有要櫻井就有松本的場面,變到松本會慢慢疏離櫻井,到現在,不知覺的櫻井行前一步,松本便退後一步


六.

或許二宮和松本的確是同一類人吧
當初Jr.的二宮跟相葉的互動也不只現在除了吐糟還有的只是吐糟
那時的他們,還可以肆無忌憚的牽手勾膊,不管時間地方,相葉也會「カズ,カズ」的叫

從哪時開始呢,相葉慢慢遠離自己,最親密的カズ,也變成跟大家一樣的ニノ
相葉雅紀你對我已經感到煩厭了麼,就覺得被我欺負很可憐,所以還是離開了我麼,難道你就不知這是我的性格麼
不甘只有自己仍在沉迷於相葉對自己過往的溫柔,所以二宮也選擇退後,不會承認的,相葉雅紀的存在對於二宮和也的重要性,可是,為什麼心會覺得那麼痛

七.

所以當在相葉習慣性的找櫻井去玩時,二宮也習慣的拉著大野靠在他身上
二宮絕對不是呷櫻井的醋,他只是為松本抱不甘,對,自己絕對是沒有呷醋的

「ニノ,你哭了麼?」本應只留意著電視上那推薦最新釣魚用具的人,現在正擔心的看著自己
然後這話也引起了松本的注意

「叫我カズ」  「我沒有哭,只是眼睛開始累了」
  

其實是身心也累了吧

松本站起來,轉身,然後離開樂屋

所以其實潤君也發現到的吧,自己的謊言,也對呢,我們兩人就是鏡子,怎麼可能不發現呢



八.


「カズ這名字,其實當初不是相葉ちゃん叫的麼?」大野認真的問

所以還是逃不出相葉你的溫柔

「所以當相葉ちゃん改變了叫你的名字後,你才會要我這樣叫你吧」

誰說大叔整天放空的,根本由始至於他也是最清醒的那個

「你不跟相葉ちゃん說清楚麼,而且,他跟翔君也不是你和松潤想的關係」

所以大叔你現在連潤君的心意也知道了麼

「也不用太驚訝啦」大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當初嘛,只是想著可能因為你們是末子,所以比較喜歡跟我玩,可是後來嘛,就發現你們蹭著我,可是心根本就不在玩嘛,眼神一直也向著一個人」



九.

「我跟他是已經回不了像以前的,是他先避開我,他對我已經煩厭了」抬起頭,不讓眼淚流下來,不用手擦去的,是不是可以不承認這是淚水
「或許因為他太愛你,所以才會放開你,你也不是不知道他那思考邏輯的」大野意味深長的笑了一笑
「所以...你其實是知道一些我們不知的事?」否則面前那一臉我什麼也知道的喔的笑容是什麼意思
「誰知道呢」




十.

當大家也在樂屋等候staff說明天的流程時,櫻井突然把松本拉出去,樂屋裡是沒有人不驚訝的
看著相葉那擔心的表情,二宮更相信櫻井拉松本出去,一定是非常緊要的事...而且...應該與他們兩人有關...
想叫大野去問問相葉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大野卻像有預測能力的急急腳的把所有物品拿走,逃離了樂屋

不問麼?可是他卻認為有必要知道,那就裝作平日一樣吧,對著其他團員一樣的對著相葉雅紀

深呼吸,正準備說出口,卻又被相葉突然的說話打斷了

「ニノ是想問翔ちゃん和潤君的事吧」
「你應該是知道的吧」
「嗯,可是我答應了翔ちゃん不能跟別人說的」

所以我已經被你推到屬於別人的範圍外麼

「可是是ニノ問的話,不說出來又....」
「所以到底這是什麼一回事」
「ニノ跟松潤很熟悉的吧.....」二宮沒看錯,相葉的確是緊緊的捏著自己的衣物
「嗯...」
「松潤有什麼事也會跟你說的吧..」
「嗯,大多數吧」除了櫻井翔與相葉雅紀這話題,二宮和松本的確還有不少的心事說的
「所以....松潤是喜歡リーダー的吧...」

「!?」

十一.


「你不用驚訝我為什麼知道....我...」相葉雅紀你看清楚一點好不好,我那裡是驚訝,我這樣子根本就是沒可能的樣子
「而且ニノ....應該也是喜歡リーダー的吧...」

「你現在是在說什麼鬼話!!?」我明明就是喜歡你的好不好「誰跟你說的?」讓我知是你這混蛋亂想出來的我肯定會把你的腦分開一半!!好吧,我是下不了手的啦
「翔ちゃん說的...如果松潤不是喜歡リーダー的,就為什麼除了你外,就只有リーダー可以叫松潤『潤君』換著是翔ちゃん叫的,松潤又會黑臉的」
那是因為你那個翔ちゃん都不喜人家潤君,還要叫得那麼親切,這叫喜歡著那個翔ちゃん的潤君怎會開心
「如果....ニノ不是喜歡リーダー,又為什麼跟リーダー玩得那麼親密....」「明明當初跟ニノ最熟的是我,明明當初ニノ有什麼心事也跟我說,明明.....」
「我明明喜歡的是相葉雅紀你你就為什麼要說我喜歡リーダー!!」



十二.

說出這話的時候,不只相葉,連二宮本人也受嚇了
想把話倒回去,卻又已經沒可能,一臉不知所措的二宮只可急急的準備走

「我...我去問潤君他們何時走......」

「カズ」相葉從後抱著二宮說著
久違了的名字,令二宮身體震了一震

「我...我也很喜歡カズ的...心も痛いほど好き」
「我...我之前誤會了カズ...因為..因為你跟リーダー好像整天也在一起...我...我不知怎樣做才好...我以前一直認為因為カズ和我一起的時間太久,沒有跟其他人相處所以才會喜歡我...所以才慢慢走遠カズ...之後又見カズ你跟リーダー走得那麼近..我以為...我以為...」

十三.

封上那喋喋不休的嘴,免得他再說出令自己感動的說話
他怕會忍不住在相葉面前哭出來,即使是驕傲的自己對著相葉,其實總會變成無理取鬧的小孩
可能是因為相葉對自己不自覺的溫柔,而自己卻因為相葉的後退而忽略了....
想停止這一吻,卻被某人壓著自己的頭顱而且不斷加深這一吻,直至自己開始有點呼吸不到了,某人才不捨的放開
整個人靠在相葉身上,不斷張開口的呼吸空氣,重新發現空氣對自己是多麼的重要
看到二宮那麼可愛的動作,再加上面頰上還帶著微紅,其實相葉真的很想吻下去然後把人拉上樂屋裡的那張看起來做運動也不錯的大沙發上
當然,被二宮瞪著的相葉不敢這樣做啦,只是相葉又不知為何的覺得這樣瞪著他的二宮真的很嬌媚
啊~~~忍不住啦!!!
「カズ你再這樣看著我我真的怕會把你xxoo啦!!!!!!!」相葉大叫著
推開相葉,二宮繼續瞪著他說「相葉雅紀你這個色狼,這些事情也可以那麼普通的說出來你不要面子我也要的啊!!嘩嘩,相葉雅紀你不要過來我警告你!!!嗯.....」
然後整個樂屋也回復寧靜了....
至於相葉先生也沒有把人拉到沙發做運動嘛~~如果大家認為相葉先生忍耐力是很好的,那麼就沒有啊~~不好的哩,,,,就自行想像了



十四.

靠在樂屋門的松本,帶著安心的笑容,本來想著告訴他們剛剛staff跟他說明天的流程,看來他們現在也不太需要知道的吧,還是遲一點才告訴他們吧
體貼的把掛在樂屋門的牌換為不要打擾,松本笑想,其實把可通往嵐樂屋的路封了會不會更好呢
正準備離開,就發現轉角位置有人急急忙的走了,大概是趕場的staff?
不太在意的松本,正準備找大野一起去釣魚時,被後面的staff叫停了

「咦?松本桑你還那麼慢條斯理?你們現在不是很趕場麼?」是跟松本比較熟的staff
「不,剛剛已經收錄完畢了,還準備走的,為什麼這樣說?」
「沒什麼..剛剛看到櫻井桑急奔回廠裡,還以為你們很趕時間呢,始終你們是大忙人嘛」staff笑笑的說「大概是櫻井桑趕著回家所以才那麼趕吧,那麼收錄完好好的休息吧,我也要去準備下一場的了」
「嗯,那麼明天再見吧」

剛剛走得很急的人....是翔君?


(完)

评论
热度(24)

© Ching_晴 | Powered by LOFTER